【華人論壇】馬克龍外交明顯回歸戴高樂主義

發布時間: 2019-11-19 04:21:32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孫海潮 瀏覽次數: 評論:0

圖為法國總統馬克龍在七國集團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會議上發表演講。(圖片來源:中新社)

第二屆巴黎和平論壇開幕前夕,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英國《經濟學人》雜志發表談話,指稱在當前的地緣政治情勢下,歐洲“瀕臨深淵”,歐洲伙伴應該警醒,促使歐洲國家重新評價北約的價值,以使歐盟發揮重要作用和掌握自己的命運。美國在國際舞臺上退縮,已“向我們背轉過身去”“此刻,我們必須檢討北約,我認為我們面臨的現實是北約業已腦死亡”“作為一個機制,北約已不能協調各成員國的行動”。“我們遇到了一個不贊同歐洲理念的美國總統,美國的政策已背離歐洲理念”,“我們在敘利亞問題上已看到了后果。”“美國本是歐洲的最后保障,但美歐關系已今非昔比。歐洲應該思考自己的防務、安全及主權要素。”馬克龍首次直接對特朗普提出批評,在西方政界和輿論界引發諸多議論。有關法國與美國鬧獨立性和西方陣營出現裂痕的觀點再度興起。

特朗普在競選和就任后,先后拋出“北約過時”“歐洲欠美國保護費”“歐盟與美國競爭”“歐盟沒有前途且即將崩潰”“英國脫歐有理別國亦將仿效”“德國獨大”“經貿上嚴懲德國”等貶低歐盟特別是德國的言論和觀點,歐盟既極感憤慨又深感不適。2018年,美國國務院把歐盟駐美使團列為“國際組織”,遭歐盟強烈抗議。馬克龍要求“美國明確對歐盟的立場和定位”。

2017年5月,特朗普在布魯塞爾北約峰會的講話中再次要求盟國增加防務預算,而且要把以前的欠賬都補上,對歐洲盟國最關心的北約共同防御條款避而不談。G7峰會上,特朗普揚言退出歐盟最關注的《巴黎氣候協定》,在遵守世貿組織自由貿易原則和仲裁機制、處理和接收難民以及向非洲國家提供發展援助等問題上毫不松口,不愿同歐盟領導人商談“保護人權”和捍衛西方共同價值觀等問題,僅在反恐問題上達成原則一致。歐洲輿論認為,2017年的意大利G7峰會是歐美關系的轉折點。

特朗普于2017年6月1日正式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對歐美關系造成強烈沖擊。德法意三國領導人隨即發表聯合聲明,強調《巴黎協定》不容重新談判。法國總統馬克龍隨即與特朗普通電話,反對美國決定,在電視講話中批評“美國背叛了世界”,“犯了一個錯誤,也對地球的未來犯下了一個錯誤”。法國將擔任應對氣候變化的“先鋒”,“我們要使地球重新強大。”

馬克龍在2018年首屆巴黎和平論壇開幕前夕發表談話,認為美退出中導條約可能導致歐洲安全形勢惡化,提議創建獨立于北約的歐洲部隊,以便在面對中俄甚至美國時能夠自保。“歐洲沒有一支真正的部隊就不能保護歐洲人民。”“歐洲應能夠更加自主和更多實現自我保護,而不需要只依靠美國。”應邀出席法國慶祝第一次世界大戰儀式的特朗普在專機即將降落之際發布推文,稱美國支付了大量補貼,歐洲首先應支付北約欠費。馬克龍提議組建部隊保護歐洲,“侮辱”了美國。在飛機舷梯下迎接的馬克龍措手不及。特朗普回國后再發推文,調侃說兩次世界大戰均由德國發動,美軍到達之前法國人已開始學習德文(投降)。法國是典型的民族主義國家,趕快給北約付錢。這是特朗普在罵遍西方陣營領導人之后,首次對馬克龍“不客氣”。

第二次是赴法國出席2019年G7峰會前夕,特朗普連發兩個針對馬克龍的推文,先是譏諷馬克龍“法國想對美國大科技公司征收數字稅,如果真要征收,應由原有國即美國來征收。美國將宣布針對馬克龍愚蠢決定的對等行動。馬克龍解釋說征收“數字稅”并非只針對美國公司,而且不是依據利潤而是依據營業額納稅,稅率僅為3%,還是針對所有國家的“數字企業”并在世界范圍內實施。但媒體已用谷歌、亞馬遜、臉書、蘋果為代表的“數字巨頭”首個字母發明了一個新詞“GAFA”。特朗普回說“蠢貨,你試試看”。第二條推文說法國在伊核問題上的表態造成了混亂,任何人都“休想代替美國說話”。7月15日,歐盟28國外長集聚布魯塞爾,一致決定“全力”挽救伊朗全面核協議。法國外長勒德里昂說:“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和強加制裁是個壞決定,伊朗重啟核活動的反應也是個壞決定。伊朗退出核協議不只使其經濟利益受損,主要是消極影響將超出本地區。”馬克龍與伊朗總統魯哈尼及普京和特朗普通話,為挽救伊核協議再做努力,還與普京會晤“就嚴重動蕩和沖突議題探討解決辦法”。已有10個歐盟國家通過貿易互換支持工具(INSTEX)與伊交易,還將通過實物互換方式規避制裁。一些非歐盟成員國也將加入該機制。特朗普本意是壓伊朗與美直接談判,卻被馬克龍給攪黃了。“數字稅”是想從美國身上揩油,伊核問題上又想做美國的主。特朗普的反應是“豈有此理”“走著瞧”!

馬克龍吸取2018年加拿大G7峰會因特朗普反對而沒有發表聯合聲明的教訓,決定2019年在法國召開的G7峰會不再發表聯合聲明,使這一“最具權威的國際峰會”淪為形式。馬克龍為峰會定位:“G7只是一個非正式俱樂部,沒有哪個國家被賦予正式使命”“各國只是在自己角色范圍內行事”。

馬克龍在2019年年度使節會議講話中指出,世界和國際關系正在經歷深刻變化,國際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導致地緣政治和地緣戰略重組,西方正在經歷“霸權的終結”,“世界將圍繞美國和中國兩極重組”。歐盟“需在兩大控制之間做出選擇”。

馬克龍說,世界處于大變革大動蕩時代,催生多重地緣政治危機。世界和國際關系正在經歷深刻變化,國際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沖擊,幾乎所有領域都在經歷歷史性的震蕩。由于西方處理危機的失誤,特別是美國近年錯誤的選擇,建立在西方霸權基礎之上的國際秩序,美國領導的地緣政治態勢已發生深刻變化。西方對這一體制性的深刻變革束手無策。西方市場經濟正在經受前所未有的危機。數十年來,歐洲的市場經濟逐步異化,特別是嚴重金融化。金融化和高新技術轉化導致財富過度集中,數十年來廣為流行的財富重新分配制度,卻使人類歷史上首次出現數億窮人,出現無法忍受的不平等。民眾對西方經濟機制的合法性提出質疑,進而催生對政治體制的嚴重沖擊。19世紀以來構成西方進步的個人自由、民主體制、中產階級持續進步的市場經濟三角架,現已不復存在。西方必須重新審視自己的戰略。

馬克龍在剛閉幕的第二屆巴黎和平論壇講話中指出,當前世界和平仍受威脅的原因是因為尚未找到多邊合作的有效途徑,為避免一戰和二戰重演,必須共同努力建立強有力的多邊主義。

從對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提出強烈批評,到出訪美國時在公開演講中為多邊主義辯護;從明確反對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和伊朗核協議,到邀請俄總統和伊朗外長到G7峰會現場會晤;從提出歐洲戰略自主建立獨立的歐洲防務體系,到認為西方霸權終結世界正在重新排隊;從認為北約業已“腦死亡”和北約共同防御條款名存實亡,到提出為捍衛世界和平必須建立強有力的多邊主義。馬克龍外交風格的“戴高樂主義”色彩愈益濃烈。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的歷史背景下,美國以“漫天要價坐地還錢”的方式向世界各國施壓,國際局勢更加動蕩,不確定因素日益增多。馬克龍的政策主張和外交風格引發的轟動效應將會不斷擴大。

(本文作者:孫海潮)

(本欄目文章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報立場)

(編輯:顧硯)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