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偉論道】西方在敘利亞何以滿盤皆輸?

發布時間: 2019-10-24 02:32:17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劉學偉 瀏覽次數: 評論:0

先簡述一下敘利亞現在的局面。是倒敘。

最新的情況是,美軍突然從敘北的庫爾德地區撤走。土耳其似乎覺得機不可失,立馬進軍敘利亞北部邊界,要求庫爾德人讓出30公里安全區。庫爾德人倉促之間不得已立馬調換陣營,請求敘利亞中央政府派兵駐守敘北邊境。阿薩德大喜過望,派遣軍隊火速抵達邊境。在新情況下,土方停止用兵。前線現無戰事,估計最近的將來也不會打起來。

再倒敘遠一點。長達八年的內戰之后,得到俄國和伊朗支持的阿薩德政府,克服千難萬險,居然把得到西方和另一些阿拉伯國家支持的各派反叛軍和IS剿滅了95%。現在只剩下西北角伊德利卜一隅之地,還有各種叛軍余部在茍延殘喘。唯一的心腹之憂是庫爾德勢力在這場內戰中坐大,占據著整個敘利亞大約30%的國土。眼看戰后,庫爾德地區自治已是難以阻止。在上段事態發生后,利亞政府軍已大批進入轄區,庫爾德人失去了與中央政府討價還價的最重要砝碼,政治自治的前景,陡然變暗。

這個最新事態的最大贏家當然是阿薩德政府,其次就是俄羅斯。普京應當也沒有想到,他苦心介入敘利亞內戰這么多年,最后能輕易撿到那么大一個西瓜。

最大的輸家呢?非特朗普的美國莫屬。美軍那么快地撤出敘北,引起上述一系列變動,從戰術甚至戰役上來說,肯定是輸家。但從戰略上來說,做事憑直覺的特朗普要讓美國從軍事干預得不償失的中東地區撤出相當一部分力量則應當是沒有錯的。

特朗普總是說,美國當初推翻伊拉克的薩達姆政權是一件錯誤的事情。而那次表面上完勝的入侵,才導致了后面的一連串不幸事件的發生。

美國人后來扶植起來的伊拉克政府統治力嚴重不足,再加上同樣是在西方人支持下發生的敘利亞內戰,才滋養出了ISIS這個為禍世間不淺的恐怖主義怪胎。這是公認的事實。

當然,這個西方人惹下的麻煩,除了讓伊拉克敘利亞兩國人民直接苦難無邊之外,也讓西方人,尤其是歐洲人付出了足夠的代價。最明顯的就是恐怖襲擊和難民流入。

從這里開始,筆者想在一篇時評可以容納的范圍內,簡單地分析一下前因后果,想說明美國和西方怎樣一步步地陷入了這樣的困境。

事情的源頭是2001年的9.11。自那以后,美國就在小布什的帶領下,一步步陷入泥潭。

那9.11又是從何而來呢?筆者當然不會為恐怖主義張目,說他們有道理。但筆者想說的是,恐怖主義的誕生,其實西方/美國也是有責任。這個責任就是之前西方/美國的中東政策,過于偏袒以色列,讓阿拉伯人心中郁積的憤怒無處宣泄。這就是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在那個時段泛濫成災的主要根源。

9.11發生之時,是美國自柏林墻倒塌以后,一強獨大的最高階段,心高氣傲,不可一世。如何受得了那等侮辱,要報復實在順理成章。美國要去攻打庇護本拉登的塔利班也得到了聯合國和大多數國家的認可甚至支持。到今天打不下來,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于此不述。

問題是2003年攻打伊拉克理由就不充足了。當時的理由有兩個。一個是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二個是跟基地組織有勾結。當時的法國總統希拉克領導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全世界反對美國及其少數盟友攻打伊拉克的示威運動。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親到伊拉克斡旋之事也曾牽動全世界的人心。然而小布什在國內民意的狂熱支持下,一意孤行,還是打進了伊拉克。軍事攻勢摧枯拉朽,伊拉克軍隊很快土崩瓦解,薩達姆淪為階下囚。

但美軍掘地三尺,搜遍府庫,也沒有發現那兩項預設罪名的任何確鑿證據。于是,在赧顏之下,美國把攻打伊拉克的名義涂改為誅除暴政。然后美軍把前伊拉克的整個軍隊全部解散。重新建立了一個里里外外與薩達姆政權毫無瓜葛的新軍隊。

然后發生的事情就大大地出乎了美國人的預料。大批原來的軍官和士兵投身反叛組織,而新組建的軍隊毫無戰斗力。于是,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以北的大片領土陷入戰亂之中。反叛勢力中,最有戰斗力的那就屬ISIS了。

現在要插入茉莉花革命了。2010年冬天始于突尼斯的動亂很快波及了許多阿拉伯國家,在埃及造成了穆巴拉克政權垮臺,在利比亞、也門和敘利亞引起了內戰。這些動亂,因為都發生在原來的權威主義國家,都得到西方國家的熱烈支持。其中在利比亞和敘利亞,西方國家則親自下手,武力介入。在利比亞,在西方的大規模空襲支持下,卡扎菲最后被叛軍殺害。而利比亞直到今天,仍在動亂之中。到得今天,除了在突尼斯似有一些良性的后果,在其它國家,都演變成了阿拉伯之冬。

現在,我們要回頭去講敘利亞的故事了。2011年,敘利亞發生政治騷亂,騷亂一方顯然也使用了暴力,政府武力鎮壓,毫不留情。沒有疑問的是那里有數百人的生命損失。各方的責任大小這里不探討。反叛軍在各個不同的內外背景之下,主要是在西方各國的支持下,分裂為眾多派系,各自與政府軍爭斗,然后互相爭斗,同時又與從伊拉克過來的IS爭斗。局面一度極為糜爛,阿薩德政權岌岌可危。后來,普京領導的俄國瞅準時機,武裝介入,拯救了阿薩德政權。這是西方人沒有料到的最大變數。近些年來,阿薩德的政府軍越戰越強。到如今,局面就回到了本文頭兩段描述的狀態。

那么西方介入利比亞內戰和敘利亞內戰的理由是什么呢?當然是誅除暴政。私下的理由呢?當然還有追逐各種地緣政治利益。

現在的問題是,這兩個目的達到了嗎?

先說利比亞。卡扎菲顯然獨裁,但是在他治下,利比亞和平繁榮,人均GDP,社會福利,在非洲名列前茅,是事實吧?出現了反叛軍,西方有三個選擇。支持政府,支持叛軍,兩不相幫。不幸的是西方人選擇了最糟糕的第二項,而且是粗暴地用武力選擇,于是卡扎菲死了。

當時筆者就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叫《無政府主義比極權主義更可怕》。不幸而言中,直到今天,利比亞依然處于無政府狀態。軍閥混戰,民不聊生,至今看不到隧道的盡頭微光。那么西方得到了地緣政治利益了嗎?可惜的是,除了不再受到阻擋的撒南非洲難民跨海長驅直入(所幸還在每年萬計的數量級)以外,筆者實在想不出歐洲人得到了什么。

那么敘利亞呢?由于內戰延綿,比起利比亞,損失更是十倍以上的慘重。根據《維基百科》上已申明不可能精確的數據。八年內戰,敘利亞死亡47萬人,受傷170萬,流離失所1090萬,難民遠超400萬。其中流入歐洲的超過100萬,滯留在周邊國家土耳其、黎巴嫩和約旦約300萬。回頭想想,是忍受最初那數百人的傷亡,還是付出此后的這些代價合適?

如此代價,那么西方人得到了什么地緣政治利益了嗎?筆者看見的是,這種利益幾乎被普京整鍋端走。美國(基本)撤出,歐盟也再沒有發言權。非西方的俄、伊、土三國,成了對敘利亞事務有實際過問權的唯三外國。西方人真的是滿盤皆輸呀!

我真的不明白,愚鈍如筆者都洞若觀火地看出,假設阿薩德一旦被滅,敘利亞必是利比亞第二,生靈涂炭,不知將伊于胡底。連帶著,歐洲不知還將收獲多少難民。那么聰明的西方人真的看不出這一點?如果不是囿于意識形態,怎么可以相信:“民主”的、動亂的利比亞,也好過專制的、穩定的敘利亞?

然而,這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事,西方人已經做了無數次,以后很可能還會繼續做。為什么就是不長記性?筆者想來,還是西方人以前強大的歷史太長,二十年來的衰退還不夠他們清醒到放棄以為可以予取予奪的習慣。

剛剛聽到的最新消息是:俄國和敘政府軍,利用土方軍隊忙于敘北邊境事務,無暇分身的一瞬即逝的機會,突然開始在伊德利卜大規模用兵,似乎想把這被叛軍盤踞的最后省份一舉收復。普京用兵如此神速,如果成功,當成教科書式典范。后事如何,請大家拭目以待。

(本文作者:法國歷史學博士 劉學偉)

(本欄目文章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報立場)

(編輯:李璟桐)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