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偉論道】中美貿易糾紛已變持久戰

發布時間: 2019-08-05 04:01:27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劉學偉 瀏覽次數: 評論:0

幾天以前,中美貿易談判的第十二輪談判好不容易開啟。卻不料這個眾目睽睽的談判僅僅3.5個小時就宣告提前結束。會后,雙方都先放出一些好像局面還過得去的風聲。但這個假象被惱羞成怒的特朗普宣布9月1號將開始對中國的最后3000億出口商品征收10%的關稅而徹底戳破。

7月30至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在上海舉行第十二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圖片來源:新華社)

后續的已經商定的,但現在顯然處于未定之天的八月份的技術性磋商,九月初的第十三輪高層磋商還會不會舉行?中方說,“球已經回到美國。”美國有誠意就談,沒誠意就不談。而這個有沒有誠意的標志,顯然就是這個3000億征稅的新威脅是否兌現。

現在新的大局面已經形成,那就是,中美的貿易糾紛已經變成持久戰。本文想對此做一些初步的分析。

首先想分析的是,這個持久戰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在貿易戰開打的時候,筆者覺得,中美雙方都還是有相當的意愿在比較短的時間內解決這個問題。前十輪的談判,總的趨勢就是,中國不停地做努力,去一步步靠攏美國提出的高昂的要價。當然中國讓步的過程并不痛快,但還是在一步步地讓,并無反復。直到5月1號,美國認為僅剩下10%的問題,還沒有達成協議,覺得最終達成協議的日子已經接近了。

石破天驚的事情是,據美方陳詞,5月3號,中國發給美國一個文本,把已經初步達成的200頁協議刪成150頁,要求從這新的150頁草案重新開始談判。

中方沒有正式承認美方的這個說法是否屬實,但也沒有斷然否認。聽到的說法是:在協議沒有簽字之前,一切都只是草案,都是可以重新談判的。這個當然。

但特朗普勃然大怒,5月6號,宣布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第二批商品加稅到25%。三個月下來,中間甚至經過大阪會談兩國元首的親自介入,中國的實質立場還是沒有一點軟化。這次的第十二輪談判如此快地破裂,以及特朗普宣布對剩余的3000億中國商品加稅后中國的反應,已經清楚地表明,中國在今后也不打算軟化立場。特朗普已經意識到,中國似乎打算把談判拖到美國大選之后。那可還有16個月。據此,本人判斷,中美貿易戰已經變成持久戰。

現在想分析,這場本來可能速決的貿易戰,為什么會變成持久戰?

筆者覺得,有兩個主要原因:

第一是因為特朗普認為中國軟肋很多,可以欺負,要價太高,而且步步緊逼,妥協太少,高估了己方的優勢,沒有見好就收。

第二個原因是,在經過一年多的較量之后,中方也漸漸摸清了美國的優勢與劣勢。同時逐步體會出,在特朗普的高壓之下,中國本身的損失會有多大,可不可以承受,是不是有必要如特朗普要求的,做出那么多的讓步。

其實在這一年多的爭執期間,中國已經發布了很多的新的改革措施。最成系統的是2018年那22條面對外資準入的開放措施,和最近才發布的11條金融開放措施。以至不少人都開始懷疑,是不是已經讓步太多?

現在的中期結論已經清楚,在好些自己覺得不可能讓步的地方,中國不準備做更多的讓步了。甚至一些曾經初步答應過的可能讓步,還要收回。

現在來討論談判進程中,究竟哪方有沒有翻悔之類的技術細節已經沒有意義。有意義的是,這個變局的出現,符不符合雙方現在綜合力量的實際對比?中國能不能守住現在這個讓步的邊界,迫使美國從中國可以接受的150頁初稿開始重新談判。或者美國可不可能拿回那200頁的初稿,作為繼續談判的基礎。

關于這個150頁和200頁之爭,觀察家們都十分關注。奇異的是,從現在得到的關于第十二輪談判的資訊中,這個問題,雙方都沒有說法。筆者把它理解為:這個問題,雙方都有各自表述,但都無法迫使對方接受己方立場,也沒有就是否可能折中,達成任何意向。

達成的意向是,中國可以繼續加大力度購買美國農產品,但要美國提供便利。這個便利是什么?又詭異地沒有明確說出來。意外看到的是,“華為”這個詞,并沒有在雙方的公告中出現。中方也沒有明確指責,美方還沒有兌現特朗普在大阪做出的至少部分放華為一馬的承諾,是中國不肯兌現大批購買美國農產品諾言的原因。筆者推測,也許中國政府已經明白,華為可以自力更生,與美國對抗,真的并不需要中央政府對美國做出讓步,為華為爭取利益。

華為真的就是中國的一個縮影,一個象征。華為站得住,那就是中國站得住。由于了不起的任正非的深謀遠慮,華為的表現比兩年前被“一劍封喉”的中興,好出太多。畢竟,如此強大的美國以舉國之力圍剿一家民營企業,居然只取得那么小的戰果,(任正非說,在大約150個與華為有5G業務聯系的國家中,大概也就3-5個國家,可能追隨美國,與華為絕交)任正非真的可以稱得上是民族英雄了。

特朗普現在祭出的3000億關稅法寶,真的像是金庸小說中的七傷拳,傷人同時也傷己。這3000億被美國排到最后,也就是因為它們基本都是直接的民用商品。征稅必然即刻導致消費品物價上漲。美國國內的反對意見,肯定比前面幾次加稅更大。

中方的反應也相當強硬。既然加稅反擊的余地不大,估計說了多日的“不可靠實體清單”就會露出廬山真面目了。

現在筆者來預測一下,中美貿易戰接下來的走勢如何。

預測將來,永遠都非常困難。比如,必須承認,本人前些時候,對中美貿易戰的分析,似乎可能低估了中國的抵抗能力,而相應地可能高估了美國可以對中國施加的壓力。那么對今后的發展,本人要調整一下姿態。大體上判斷,現在中美貿易戰,進入相持階段。雙方會你來我往,反復拉鋸,很難在短期內(比如2019年之內)達成全面協議。

特朗普是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大統領,這樣拖下去,他當然十分難看,對他的連任大局,也非常可能帶來明顯的不利影響。他自然會想種種辦法,把中國逼上談判桌,而且要按照他的要求繼續讓步。

但是筆者現在的感覺是,他的這個愿望,實現的幾率不大。中國作為一個高度集權的公營民營混合經濟體制,政府對經濟大局的判斷和調控能力,明顯地大于美國。中國的經濟出現意料之外而又不可控的巨大的萎縮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相反,美國國內經濟在16個月之內出現明確下滑的風險則要大得多。因為美國現在這個增長周期已經太長,已經在很多方面暴露出延續乏力的征兆。(比如投資趨緩、房市下滑。)美聯儲的10年來首次降息就是這個方向性變化的最確切征兆。而中美貿易戰繼續大打出手,則非常可能是決定蹺蹺板掉頭的那塊磚頭呢。一旦美國的GDP增長、失業率或股市景氣出現重大下滑,特朗普的心氣就會軟下去了。屆時,他就真的不得不降低要價了。

拖下去,是當下中國而非美國之所愿。現在的節奏感,好像回到了中國人手中。筆者實在訝異,特朗普為什么到如今還不明白,極限施壓對中國沒用。而中國的體制,對經濟衰退的抵抗力,比美國強。特朗普對此應當心知肚明。

但是還有一個不好的局面的確開始成型,就是中美經濟/科技越來越明顯地開始脫鉤。中國自然會竭力避免在這條不符合自身的利益的道路上走下去。但是如果萬般無奈,被逼走上這條路,中國好像也不至于走投無路。你看那個華為,商品進不了美國,還很可能被美國切斷供應,它依然可以活下去,甚至可以活得蠻好。這是不是中國前路的又一個隱喻?

最后談一個更大的局面。本人一直在說修昔底德陷阱,認為現在只是第一遭對抗,這樣的對抗以后還會有多次。現在本人的看法有些變動。不敢說,這次就是決戰了。也不敢說,這次中國如果扛過去,前面就不會有更大的坎了。但這一役的戰略意義,的確比筆者之前估量的有所升高。因為現在看起來,中國有可能扛得住這起特朗普沖擊,而無需做出過于傷筋動骨的大讓步。如此,在這輪貿易戰真的結束以后,那個修昔底德陷阱,中國可以認為是邁過相當大的一個部分了。

(本文作者:法國歷史學博士 劉學偉)

(本欄目文章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報立場)

(編輯:秋貍)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