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圖盧茲-羅特列克的蒙馬特之魂

發布時間: 2019-10-19 04:37:43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安東 瀏覽次數: 評論:0

【歐洲時報記者安東圖文報道】巴黎大皇宮于2019年10月9日至2020年1月27日為后印象派畫家圖盧茲-羅特列克舉辦大型藝術回顧展。圖盧茲-羅特列克也是近代海報設計與石版畫藝術的先驅,以其巴黎夜生活的繪畫而聞名,被譽為“蒙馬特之魂”。上一次法國為這位藝術家專門舉辦的展覽要回溯到1992年。而此次在巴黎的大規模展覽得到了阿爾比博物館的大力支持,而且大皇宮還從世界各地匯集了近200件作品。

像凡高一樣,這位畫家于36歲英年早逝,身后留下了大量的畫作。他出身于貴族,卻鄙視貴族的價值觀。他也無視藝術品市場。他在昔日的紅磨坊和蒙馬特的夜生活中極度地消遣著,并從中找到了創作靈感。

巴黎大皇宮門口的羅克列特畫展海報。(圖片來源:本文圖片均由歐洲時報記者安東 攝)

身世與身體

1864年, 羅特列克出生在法國中部塔恩省的阿爾比。他的全名可以翻譯成亨利-馬利·雷蒙·德·圖盧茲-羅特列克-蒙法(Henri-Marie Raymond de Toulouse-Lautrec-Monfa)。

圖盧茲-羅特列克家族是圖盧茲地區的顯赫家族,但是其家業到了他的祖父時便開始衰敗。 他的父親阿方斯·德·圖盧茲-羅特列克伯爵 (Alphonse de Toulouse-Lautrec-Monfa) 是一名軍官,僅繼承了一百公頃左右的土地、家族的住宅和頭銜。在19世紀,一些貴族為了避免世襲制的分割和家族財富的減少,通常是在表親之間聯姻。他的父親便是如此。他與一位表親,席雷朗家族的阿代勒 (Adele Taipie de Celeyran ) 結了婚。他從娘家那里繼承了兩座城堡和大片葡萄園。席雷朗家族與圖盧茲·羅特列克家族近親通婚,這使得羅特列克患有基因方面的疾病,也影響了他之后的人生。

巴黎大皇宮懸掛的展覽海報。

1868年,羅特列克不滿周歲的弟弟夭折。幼小的羅特列克成為全家人的希望,是家族唯一的繼承人。他的父母親是由于家庭包辦而結婚,因此他們的婚姻并不幸福,關系淡漠。阿方斯伯爵1863年便從軍中退役,但他經常出游打獵,早出晚歸,或跑到巴黎去消遣。母親阿代勒伯爵夫人一個人管理家務,并且照顧幼小的羅特列克。她盡一切可能讓兒子受到良好的教育。后來,羅特列克到巴黎從事繪畫生涯,也是全靠母親的財力支持。

1878年,羅特列克14歲。有一天,他從客廳的椅子上摔下來,摔下后又被絆倒,造成左腿骨折。第二年,他在尼斯療養地跟母親一起散步時,跌入到一個坑洞里。這個坑有一公尺多深,這造成他右腿骨折。羅特列克本已患有遺傳性疾病,而這兩次意外事故又造成骨折,使得他的腿骨停止了發育。他的身高僅有150公分,成為侏儒。因為腿和腳停止發育,而上半身繼續成長,這使他下半身承受過多的體重,在走路時都會顯得很困難,更談不上進行騎馬等運動。

對于喜愛騎馬打獵的羅特列克伯爵來說,指望身體殘疾的兒子來繼承父、祖的事業是不大可能了,他又多了一個棄家不歸的理由。這也使得羅特列克伯爵夫人獨自一人花費更多的精力來照顧兒子。少年的羅特列克,由于自己行動不便,便把時間用在繪畫上。他所喜歡的繪畫題材,則是那些狂奔的駿馬,或者駕馬奔跑的騎士。這也為他日后的繪畫成就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繪畫生涯開始

1881年,中學畢業的羅特列克決定開始他的繪畫生涯。他的想法得到了舅舅以及父親的一位畫家朋友勒內·布蘭斯多(Rene Princeteau) 的支持。伯爵夫人最終也接受了兒子的決定,讓他來到巴黎,在位于圣奧諾雷市郊路(Rue du Faubourg Saint Honoré) 233號的勒內·布蘭斯多的畫室學習繪畫。 布蘭斯多專畫動物,羅特列克在幾個月的時間里,熟練地掌握了技巧,畫出奔騰的駿馬。

大皇宮展廳內,人們正在欣賞羅特列克的畫作。

布蘭斯多對他十分贊賞,并介紹他到著名的學院派畫家萊昂·博納(Léon Bonnat)畫室繼續學習。在此期間,他在構圖和層次感方面學到了的新的技巧。暑假過后,博納關閉了畫室到別處任教,羅特列克前往另一位學院派畫家費爾南·科爾蒙(Fernand Cormon) 的畫室繼續深造。

柯爾蒙是擅長歷史題材的學院派畫家,他提倡學生進行自由創作。羅特列克在這里一直學習到1886年。在此期間,他結識了文森特·梵高 ( Vincent van Gogh) 、埃米爾·貝爾納 (Emile Bernard)、路易·安克坦 ( Louis Anquetin) 和阿道夫·阿爾伯特 ( Adolphe Albert ) 等日后成為印象派的著名畫家。與這些才華橫溢的新銳畫家們交往,以及在藝術上進行探索并交流,使得羅特列克在繪畫技巧上大有長進。也是在這個時期,他相繼結識了印象派其他著名的畫家,例如愛德華·馬奈 (Edouard Manet)、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阿 (Pierre-Auguste Renoir)、埃德加·德加 (Edgar Degas) 等人。1885年,他與德加第一次見面后,便對他非常崇拜。他后來受到德加的影響,將繪畫題材從傳統的歷史故事轉向現實生活中的人物。他也將視野瞄向了現實世界。

蒙馬特之魂

在羅特列克伯爵夫人于1883年從巴黎搬到馬爾羅梅(Malrome)別墅居住之后,羅特列克因為不愿孤獨一個,就搬到好朋友,同時又是同學的艾柏特·葛爾尼葉 (Albert Grenier)家中居住。葛爾尼葉的家位于巴黎北部的新興街區蒙馬特,在那里有著音樂咖啡廳、歌舞廳、妓院等各種聲色場所。羅特列克開始出入于這些咖啡廳和酒巴,結識了酒巴老板阿里斯蒂德·布留安(Aristide Bruant)。布留安也是一位歌手,他向羅特列克引見了幾名當地的妓女。身體有殘的羅特列克曾遭到不少女子的嘲笑與拒絕,但他從這些妓女那里得到了溫柔與慰藉。從此,他便成了蒙馬特地區妓院的常客。

羅特列克于1886年離開了柯爾蒙的畫室,也從葛爾尼葉的家中搬出,在蒙馬特創建了自己的畫室,并一直持續了兩年。在這期間,他結識了18歲的模特兒瑪莉-克雷曼汀·瓦拉東(Marie-Clementine Valadon),而她后來也成為了一名畫家, 以蘇珊娜·瓦拉東(Suzanne Valadon)為藝名。年輕的瓦拉東漂亮而又放蕩, 在蒙馬特的畫室和舞廳小有名氣。但是羅特列克與瓦拉東的戀情饒有挫折,他于1889年忍痛與她決裂。失戀后的羅特列克又遇到了卡門·戈婷(Carmen Gaudin) 并與她來往密切。也許,就是從她那里,羅特列克感染了梅毒。他再度感到受挫,而更加放蕩并沉溺于蒙馬特聲色迷離的夜生活之中。

一位女士駐足在羅特列克的畫作前。

羅特列克在這個時期的個人生活很不如意,但是在藝術創作方面卻嶄露頭角。1888年,他開始將“Treclau”的藝名改用“Lautrec”的真名簽名,從而參了在加布魯塞爾舉辦的二十人展(Les Vingt),1889年又參加了第五屆獨立沙龍展(Salon des Refuses)。在此之后,他分別參加了第六、七和第八屆獨立沙龍展,且獲得好評。他也由此被視為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的重要參與者之一。

羅特列克的創作靈感,可說是來自于19世紀末及20世紀初巴黎蒙馬特地區的夜生活。1889年,法國在巴黎籌辦世界博覽會,以此慶祝法國大革命百周年。 一個新型的夜總會 - 紅磨坊也借此機會而開張了。 而出沒于當地夜生活的羅特列克當然也成了此地的常客。紅磨坊很重視他的貴族身分以及畫家的身分,這使得羅特列克很容易地與夜總會的管理階層以及歌舞紅星結為朋友。

1891年,紅磨坊的競爭對手,另一家新型高級夜總會 - 巴黎賭場游樂廳(Casino De Paris)開張。 紅磨坊挖來了珍妮·阿弗莉(Jane Avril)、夏烏考(Cha-u-kao)、依薇特·吉貝兒(Yvette Cuilbert) 等當時在巴黎名氣大振的歌舞明星, 同時還邀請羅特列克為紅磨坊繪制彩色海報。

他在海報中使用了流暢的線條和濃烈的色彩,并且配上了醒目的文字,以突出繪畫中的人物造型,這完全打破了當時海報的繪制方式,并深受人們的歡迎。

在此期間,羅特列克在他的繪畫中也生動地描繪了紅磨坊的歌舞藝人,以及光顧夜總會的形形色色的客人。他捕捉住人們片刻的姿態、動作、神態、和表情,將他們的情感淋漓盡致地在畫面上呈現。

羅特烈爾正在作畫的照片拼接,攝于圖盧茲。

羅特列克的繪畫題材自1892年起又出現了娼妓的形象。他最初只是描繪了幾個妓女朋友。第二年,他出入于磨坊街(Moulin)的娼樓,以觀察者的視角,用繪畫的方式紀錄下妓女們的真實生活場景:她們在喬裝打扮、她們在鬧情緒、她們在接受性器官檢查等等。羅特列克具有貴族的身分,他公然出入娼樓,并且以妓女為題材來創作的作法,被一些人認為是背道而馳,在上流社會受到議論和譴責,同時也受到媒體的關注。但媒體并沒有重視他的繪畫,而是報道他的舉止言談。但羅特列克從不在意媒體對他夸張的報道。這幾年也是羅特列克藝術創作的鼎盛時期,他完成了五十多幅重要的畫作。

從頂峰到低谷

1893年,羅特列克在畫商朋友莫里斯·喬懷安(Maurice Joyant) 的協助下舉辦了個展。他把妓女題材的作品擺放在畫廊的二樓,以避免太直接了當地惹人眼目而引發沒有必要的爭議。 出乎他的意料,媒體對這個展覽給予了不錯的評價。羅特列克的作品也得到了埃德加·德加的充分肯定。第二年,羅特列克舉辦了一個石版畫個展,但是這次展覽未能取得預計的效果。這一年,《白色評論》(La Revue blanche)雜志在巴黎發行, 羅特列克得以結識了為雜志撰稿的作家安德烈·紀德(André Gide )、保羅·瓦萊里(Paul Valery)以及畫家皮埃爾·博納爾(Pierre Bonnard)等人, 他還結識了雜志的兩位主編保羅·勒克萊克(Paul Leclercq)、塔迪·納塔松(Thadee Natanson),并與他們成為好朋友。

羅克列特1895年的創作《紅磨坊的舞會》。

1895年,羅特列克前往倫敦作畫。他借此機會拜訪了英國畫家詹姆斯·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等人,并結識了莫里斯·梅特林(Maurice Maeterlinck) 等作家和詩人。第二年,他游覽了荷蘭、西班牙和葡萄牙,還走訪了法國中部地區的幾處城堡。也是在這一年,羅特列克出版了妓女題材的石版畫畫冊。他還接受了《白色評論》邀請,以塔迪·納塔松的夫人蜜希亞·納塔松(Misia Natanson)的形象, 為該雜志繪制了一幅海報。

自1897年起,羅特列克因為經常通宵作畫而患上了失眠癥。為了能夠入睡,他經常大量飲酒,從而又染上了酒癮。這變成了一種惡性循環:因為失眠而酗酒,而又因為醉酒而睡不著。這難免使他本來已經微弱的身體而變得更加惡化。在此期間,他雖然在倫敦舉辦了第三次個人畫展,但是并沒有取得成功。而且,他的酗酒傾向也更加嚴重。回到法國以后,他常有精神失常以及產生幻覺的情況。后來,他的母親于1899年把酒精中毒的羅特列克強行送到了精神病院進行治療和修養。

如此結局

在被送進精神病院之初,羅特列克拒絕接受治療。后來他擔心自己會一直被關在神病院里,于是開始在醫院里作畫,希望以繪畫向他的母親和醫院方面證明自己的精神正常。羅特列克憑著記憶,以他的老師布蘭斯多帶他觀賞馬戲團的回憶為題材,創作了一系列石版畫,包括雜技、馴獸和小丑表演等等。在住院的75天中,他一共創作了50多幅作品,從當中挑選了30幅制成石版畫。就是這30幅畫使他最終離開了精神病院。

出院之后,羅特列克在一位遠親威奧(Viaud)的陪同下到諾曼底旅行。后來又返回他母親在馬爾羅梅的別墅進行療養,直到秋天的時候再次來到巴黎。一天,他與朋友們在街上閑逛時,遇上一位18歲的女裁縫露薏絲·布魯埃(Louise Blouet)。 羅特列克對她一見鐘情,并以她為模特兒, 創作了一幅油畫和兩張素描。

羅克列特的畫作《洗衣女》,創作于1884-1888年。

1900年,巴黎再次舉辦世界博覽會。羅特列克被邀請擔任繪畫的評審,但他卻回絕了。他坐著輪椅前去參觀了博覽會,但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好感。不久,他又染上酗酒的習慣,這使他的健康狀況再度惡化。5月,他與威奧再次去諾曼底旅游。在此期間,他以威奧的形象創作了《威奧提督》(Admiral Viaud)。一個月后,他們從諾曼底抵達波爾多,他在那里迷上了歌劇《梅薩莉娜》(Messalina),并且以這部歌劇為題材創作了6幅相關的畫作。年底,羅特列克返回馬爾羅梅,他的腳部充血并且下半身麻痹,病情十分嚴重。

1901年4月,羅特列克最后一次來到巴黎。他拜訪了在巴黎的老朋友。大家都預感到他這次會是訣別之旅,因此帶領他重游故地。他也整理了自己的畫室,并且完成了《威奧提督》以及最后的一幅作品《巴黎大學醫學院的口試》(Un Examen à la faculté de médicine)。羅特列克在7月份返回圖盧茲。他回來后突然半身不遂。

8月20日,羅特列克伯爵夫人帶他返回馬爾羅梅的別墅。此時的羅特列克被疾病所折磨,無法進行繪畫創作。9月9日凌晨,羅特列克逝世。那年他36歲。

羅特列克的生前好友、他的畫商和監護者莫里斯·喬懷安于1912年整理出版了《羅特列克傳》。

羅特列克的大多數作品由他的父母保管。1922年,這些作品被捐贈給阿爾比美術館(Mairie Albi),該博物館因此專門成立了圖盧茲-羅特列克美術館(Le Musee Toulouse Lautrec)。

圖盧茲-羅特列克美術館乃為當今收藏羅特列克作品最多的場館。

后印象派的繪畫風格

羅特列克早期的繪畫創作深受印象派和新藝術運動的影響,通過對色調的發揮而達到強烈的視覺效果。他受到印象派畫家埃德加·德加的啟發 ,將繪畫題材從學院派轉向現實生活中的人物。

自1888年起,羅特列克從蒙馬特的夜生活中獲取了創作靈感,在創作風格上發生了轉變。羅特列克以明快的線條勾勒出人物的輪廓,刻畫出夜總會中歌舞藝人歡快舞動的節奏感,以及觀眾的姿態,并且對人物的身體以扭曲和夸張的方式來表現。在涂料和色彩的使用方面帶有直接、明快、透明的感覺。

就像印象派畫家莫奈那樣,羅特列克對日本浮世繪的風格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從1883年起開始收藏浮世繪的畫作,并將這類繪畫的一些技巧融入到自己的創作中,例如,通過流暢的線條描繪人物的輪廓、體態和服飾,將透視法中的水平線提升到構圖的上半部分,并將消失點推移到畫框以外,使觀眾感覺到畫中的空間距離在斜線式的上升。在構圖方面,他將夸張或變形的主要人物的體態描繪于畫面的前面,而在后面通過黯淡人影作陪襯,來突出主要人物角色。他在繪畫中,渲染出了夜總會中帶有戲劇性的氛圍。除了夸張人物的體態,羅特列克對人物的面部表情也給予了夸大乃至丑化的描寫。在他的畫中,夜總會的照明燈光經常是由下往上照射,強調了燈光下人物的鼻孔和嘴唇, 讓人感到人物形象發生了強烈的變化。

羅克列特于1892年創作的《跳舞的珍妮特》,收藏于奧賽博物館。

1898年后,羅特列克已經不在蒙馬特生活,由于酗酒和疾病纏身,他在這個時期的作品中,主要描寫的對象是陪伴他旅游的友人,以及他在歌劇院中所看到那些場景。他以濃厚和穩重的顏色來刻畫作品中的人物性格,可以說,這是他去世的兩年前,在作品中確立的創作風格。羅特列克在石版畫或海報創作方面,也融入了浮世繪的技巧,以線條塑造空間,在構圖方面以不對稱的比例刻畫主題。在海報上,他使用非常強烈的色彩,同時搭配醒目的彩色字體,烘托人物的形象。他的海報作品當時為夜總會或歌舞明星起到了重要的宣傳效應。

羅特列克的影響

羅特列克吸取了浮世繪的技巧,使他的繪畫風格,為新藝術運動以及后印象派運動中產生了影響。他與文森特·梵高是同一時期的畫家并且彼此相識,他們在創作中對于色彩與線條的運用方面具有共同之初。 羅特列克的繪畫創作也影響了巴伯羅·畢加索,特別是影響了畢加索藍色時期的人物畫的風格。羅特列克在后印象畫派中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羅特列克生前創作的海報與版畫作品為當時的藝術領域帶來了巨大的變革。 他使那些太過于商業畫的宣傳海報更加富有藝術性。他的海報使得當時的那些夜生活場所更加形象化,色彩化和人性化。至今,人們對于他畫筆下所描繪的紅磨坊的歡樂場景仍然記憶猶新。百年過后,紅磨坊仍然是巴黎重要的景點之一,仍然為人們帶來新的藝術創作靈感,出現了一大批以紅磨坊為背景或為題材的影視或繪畫作品。這無疑要歸功于羅特列克昔日的海報和繪畫作品。

1891年的紅磨坊海報。

1952年,以《紅磨坊》為片名的美國和英國合拍的電影上映。該片是由約翰·休斯頓(John Huston)執導。影片以紅磨坊為背景,講述了畫家羅特列克的故事。這部影片于1953年獲得了奧斯卡最佳藝術設計和最佳服裝設計兩個獎項。

1998年,以《羅特列克》為片名的法國電影上映。法國導演羅杰·普蘭瓊(Roger Planchon)再度將羅特列克的故事搬上銀幕。這部影片于1999年獲得兩項凱薩獎。

除了這兩部影片以外,羅特列克的角色也出現在其它的電影里,特別是以紅磨坊為題材的電影中。羅特列克與昔日的紅磨坊和蒙馬特緊緊地聯系在了一起,而這些正是1900年時期巴黎的象征。如今,人們來到巴黎18區的蒙馬特街區,可以循著他昔日的足跡,尋找到他筆下的那些場景。

羅特列克去世后知名度大增,畫作千金難覓。蒙馬特使這顆畫壇巨擘在隕落后再次升華。

(編輯:秋貍)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